25.6.17

ICQ


各位看过这朵花吗?
知道什么是ICQ吗?
如果你看过、知道它是什么,那么你是否和鄙下一样,脑中会响起“哦噢”这个声音?

鄙下还记得,自己的帐号那8个号码。
鄙下还记得,自己的取了个什么绰号。
鄙下还记得,自己结交了一个远在美国的女生,她的名字是Tabby。
(有一回,她说她要负责照顾一个宝宝,那年她才13岁,让鄙下惊讶,后来知道外国少年去担任保姆是一件很普遍的事)

绝种好男人

鄙下与太太说起,鄙下突然被冠上“好男人”这个名号。
故意向她提及,其实是为了炫耀。

不料,太太一句话就刺醒了鄙下。
『是好男人,未必是好丈夫。』

哦,多伤人啊!
看来鄙下的表面功夫做足,但其实内部功能却并未完善。

还没看的书

书橱上,还有一些书没看。
嗯,会看吗?
寿命那么长的书,应该也不太好看。
(熟悉鄙下的,知道什么叫作寿命长)

有一些,是工具书。
还没用上时,绝少会碰。
有一些,是消遣书。
还没有空时,不会去碰。
有一些,是深涩书。
还没准备好,看不明白。

看书啊,真的可能需要病一场,才有机会看完。
这一次的书展,鄙下就不去了。
免得旧债未清,新债又来。

写写狗,谢谢狗

小时候,鄙下想养狗。
编织许多理由,就是想在家里养几只毛小孩。
但这个念头,往往都被坚决地拒绝了。

曾有一次,鄙下距离在家里成功养小狗那么近。
不知哪来的弃狗,来到家里。
鄙下养着它,准备一个箱子给它。
就这样养了好几天。
鄙下以为,它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成为家庭的一分子。
结果,老爷接到夫人的指示,把弃狗载去老远的地方丢弃。
就这样,短暂缘分就断了。

长大了些,曾有两段与狗发生感情的事。
一次,鄙下随着友人到纳闽去游玩,那里有个岛,度假屋那里有条狗。
它仿佛就是工作人员之一,负责接待贵宾。
它给鄙下的感觉是多么的亲切,至今难忘。

还有在大学期间,鄙下租了一个房子。
那条街上,有条狗,仿佛是那条街的守护者。
鄙下或太太(当时的女友)步行到巴士站的时候,它就会伴随我们,当我们的保镖。
那举动多么温馨,让我们这些游子倍感温情。

它虽然不说话,但它所做的一切,真让人感动。

19.6.17

多担心

过了一关,还有一关。
过了上一关,担心下一关。
过了下一关,回头一望。
担心什么呢?
还不是这样。

但是,会不会就因为这个担心,所以做了许多准备?
担心器材不足,自己先找器材。
担心场地不对,自己先实地考察。
担心题目不对,自己先准备好几套东西。

就因为这些担心,器材没问题。
就因为这些担心,场地即使有问题,都可以换。
就因为这些担心,临时有变卦,也能及时随机应变。

多一份担心,就少一份后悔。

13.6.17

想走·想留

想走的,偏偏一个都走不了。
不想走的,偏偏又不能留下。

时间充满期待,同时也充满无奈。
留下的,未必是地狱;离开的,未必不是天堂。

离开有千万个理由,但是,如果理由是牵强的,理由是不成立的,那么离开后,还是会继续离开别的地方。
留下因千万个不舍,但是,再多的挽留,再多的哀求,也无补于事。人为刀俎,即使你是池塘里的大鱼,到了料理台,你也只不过是鱼肉。

你想飞出去,请静悄悄地飞。
千万别打锣大鼓宣告天下。
你想留下来,请静悄悄地说。
因为你的声音,我能听见。

行侠仗义真英雄?

自己不是曾经幻想自己是行侠仗义的大侠吗?
不是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吗?
不是拳打恶霸,脚踢流氓的吗?
怎么到最后,自己只是沦落成躲在一旁,不愿面对的缩头乌龟?

拔刀,伤的是敌人。
动武,伤的是坏人。
如今,你动不了口,出不了手,只因为,他是亲人。

威震武林的大侠,也难理家事。
难念的经,是家家都有,而且家家都不一样。

8.6.17

不是冤家却聚头

在路上,我们相逢。
可是我们不是冤家,但你却“问候”鄙下。
你的是名车,可能一个车轮能够抵得上鄙下的破车。
看来你是有读过书的,嗯……其实鄙下不是那么确定。

鄙下在想:班上的小鬼日后会不会也会变成这样的路霸?
如果别人问他,你的小学老师是谁,他把鄙下的名字说出来,鄙下的面子挂得住吗?

你,这几天住在鄙下的心里。
你,其实没有那个分量。
不过,算吧,日后相逢,希望鄙下还记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