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20

限制行动第65天

鄙下没有佩服自己,反倒佩服家里那几个孩子。
他们脱离了日常已经65天了。
那道铁门,他们是没出过去,一步都没有。
家母早就按耐不住,很想冲出门去开店。
她的名言:“宁可病死,不想闷死”

希望她平平安安,不是怕她把病毒带回家,而是怕她不小心给自己带来遗憾。
遗憾和后悔是很可怕的。
它不像工作压力,你还是有办法克服,去解决。
遗憾和后悔是过去式,是past tense,是加了-ed的。
它无法改变,因此一旦后悔,它就一直存在,无法抹去。

现在,孩子们去收割了。
幸好家里还有一点空位可以种种东西。
孩子们去收割绿豆,哈哈,家里能种活的暂时只有这个。
玉米好像停止成长了,都还没过膝盖高。
南瓜苗好像长得不错,差一点就想把它拔高一点,让它长快一点。

希望病毒能够解除,大家重新生活。

15.5.20

咬你的肚子

孩子的爸时常跟孩子玩一个游戏。
孩子的爸说:「咬你的肚子。」
孩子就会用手盖住肚子。
孩子的爸说:「咬你的耳朵。」
孩子就会捂住耳朵。
孩子的爸想借机会让孩子知道各个身体部位的名称。
屡试不爽,好好玩。
有一次,孩子的爸说:「咬你的牙齿。」
结果换来孩子的妈的白眼。

孩子长大了,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是机灵得很。
唯独孩子的爸还没长大。
这一次,孩子的爸又再玩同一个游戏。
「咬你的肚子!」
结果,孩子哪里都没有盖住,只是用了两只手……
盖住孩子的爸的嘴巴!

限制行动第58天

上一回写《限制行动》是12天前。
当时间间隔得越久,就意味着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一个星期其实相当快过。
什么时候察觉到时间的流逝?
看看以下几点:

1. 醒来,哦一天了,洗个衣服。
2. 啊,晚餐啦?好好好,吃吃收收,准备给孩子睡觉。

就这两个时间点会唤醒鄙下时间过了。
而且,很快。
现在是傍晚快6时了,而鄙下的上一个画面是醒来,洗衣服,晒衣服……
中间的片断没了。

好吧,努力想想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嗯,尝试用新的电子板写字(效果不错)。
嗯,铺一张席子,让孩子在庭院里躺住(他们在家里头太吵了)
嗯,制作了一些演示文稿,上课用的(忘了内容是什么了)

好像就这样,半天就没了。
再努力回想昨天是怎么睡着的?
啊,《小气财神》,鄙下新买的书。
鄙下借着厕所的光(卧室的灯关了,给孩子睡觉),一页一页看着。
怎么以前错过了这么好玩的一本著作?

前天鄙下有出门。
去买书!
哈哈,什么时候了,还去买书!

6.5.20

睡个午觉怎么样?

嗯,又进入一个奇怪的点。
没有了活力。

有些时候,鄙下干劲儿十足,虽然都不是做什么正经事。
但是,偶尔就会陷入一个坑,一个不知道该做什么的一段时间。
是低潮吗?
鄙下相信是的。
这个低潮是怎样来的?
天知道!
如果知道低潮怎么出现,鄙下还会让它低潮吗?

准备明天上课的东西。
那股劲儿没了。
该做什么好呢?
好像做什么事都没有劲儿了。

睡觉吧!


3.5.20

限制行动第46天

两天前,突然来了个宣布:经济行业可以开始复工!
哇,哇,哇!
这三个“哇”是骗你的,其实对鄙下来说,没什么感觉。
(鄙下有社会冷感症)

开工?就开工咯!
但是有听到说:“不行!这样疫情会死灰复燃的!”
哦哦,那么就别开工咯!
但是还是有声音说:“不行!再不开工,我们会饿死,国家会沦陷!”

嗯,现在你知道为什么鄙下会冷感了吗?
那就是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这么做也不对,那么做也不对!
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的领导人,需要的不只是远见,还要懂得未卜先知,预测未来,你才算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人。

好吧,社会冷感的鄙下,想想看自己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变。
嗯,已经开始一个新的模式,去维持生计,所以吃喝拉撒,衣食住行方面暂时不担心。
嗯,孩子们还不必上学(嗯,鄙下也是啦!),所以基本上还是可以维持不出门的生活模式。

家母按耐不住,想要重开店面。
但是,我们很担心,她老人家是那种有病不看医生,头痛脚痛神经痛都只吃同一种止痛药的人。
她也不会乖乖地遵守那些什么卫生规矩,安全社交距离等等……
这样的话,要怎么开店呢?

好像没有什么进展

除了看到毛毛虫蜕变成蝶,看到农作物一天天长高/ 枯萎之外,鄙下好像没有看到其他东西的发展。

好多停摆不动的东西,鄙下都担心它会开始一天天地耗损。
担心自己那辆小车子不能动了,担心一直放在原位的铁器会开始生锈。

但是,从岳母的口中得知,孩子们长高了,脸比较有肉了,最小那个更会说话了。
嗯,还是有进展的,只是鄙下没察觉。

自己是否有所进步?
鄙下察觉到,自己好多天没看书。
什么时候开始醒觉到这一点呢?
从脾气开始察觉。
耐性好像没有了,常常会摆一副臭脸。
鄙下才猛然想起:啊,面目可憎啊!

好吧,要重新看书了。
网络上的东西,学到也差不多(这是催眠自己的说辞)。
该重归书海了。


30.4.20

没交功课者,免进!

今天鄙下放了一道逐客令。
没交功课者,不得进入视讯教室。
结果,今天就只有8人进入课堂(平时约有20位)。

过后,有些开始积极地把功课补上来。
有些则在班级的群组中写道:
“我想我永远都不能上课料”

哈哈,做功课的确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但是更不高兴的是,鄙下发了功课,你却不做。
吃了豹子胆啦!

限制行动第43天

嘿,四月的最后一天。
结果整个四月都在行动管制令底下度过。
四月围城啊!

14天再14天再14天再14天,应该是4次吧。
很糟,只要数字超过3,脑袋就不好使了。

这段时间,对着电脑的时间变长了。
农活没法好好干,因为连着几天下午都下雨。
前天还下了一整天呢!
这种天气,还真令人丧气啊。

鄙下佩服在前线的工作人员。
佩服那些日晒雨淋的路检警察/ 军人/ 警卫队(虽然鄙下根本压根儿不想在路上碰见他们)。

对了,忘了记录一件事。
鄙下卧室那台空调,也漏水了40天了吧。
每天在它底下放个桶装水,每天醒来记得把水倒掉(接近满满一整桶水)。
修理空调的行业,可不可以复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