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17

为什么要打这一鞭?

一个老师手执藤鞭,问两个打架的学生:
「哪一只手受伤?」
孩子摇摇头,说:
『没有。』

「很好。」老师继续问:
「哪一只手写字?」
孩子看看自己的手,然后举起右手,说:
『这一只。』


「很好。」老师说:
「我不打右手,我打左手。」
孩子伸出左手。

为了确保孩子知道为什么受罚,老师特意问:
「为什么我要打这一鞭?」
本来低着头的孩子,抬头望向老师,说:
『因为我要写字。』

「啊?」老师糊涂了。
「你说什么?」
『因为我要写字。』

「我再问你一次,为什么我要打这鞭?」
『因为我要写字。』
老师还是不知道孩子在说什么。

过了十秒,老师才回过神来,转换个问题。
「你做错什么事情了?」
『我和XX打架。』



孩子听错了,把“这一鞭”听作“这一边”。

现场爆满

听说,报名人数已经突破290人。
哇,这真让鄙下感到意外。

鄙下以为顶多只有100多人,不想却超乎想象。
老板说,现场不够坐(咦,不是怕冷清吗?)。

同伴说,现场应该不够坐,所以要鄙下开两场。
鄙下答应了。
他讲下半场,鄙下讲上半场。

希望做好准备,不想让人失望。
尤其是那么多人。

19.2.17

场面冷清?

你要不要邀请其他人来参加?
怕到时没人来,场面冷清。

鄙下心想:
场面冷清?不会吧。
鄙下担心太多人出席,到时不够位子坐。
这样想,好像很骄傲,但是,那是一种信心的自我肯定。

上一次鄙下的第一场,应该才算冷清吧?
现场才有19人,如果不是有一些充场面的撑场,现场应该很冷吧!

不知道会如长辈所料,还是正如自己预测那样呢?

15.2.17

多出几个自己

鄙下曾经想过,恨不得自己有多几个分身,那么就能办妥很多事。
想不到身为大老板的伟杰,也深有同感。

从什么时候开始,鄙下会有“多出几个自己”的念头呢?
当自己快喘不过气的时候,鄙下有这个想法。
当很多工作都需要鄙下自己去完成时,鄙下有了这个想法。
而伟杰老板,原来也有同样的际遇。

鄙下不是孙悟空,不懂得七十二变,更没有那么多毛,吹一口气就多几个分身出来。
但,鄙下要开始学会制造“分身”。
谁说每一件事情,一定要经过鄙下的手才算做得好?
其实,是自己放不下,觉得每一件事情,亲力亲为是最有保障的。

接下来的功课,就是学会把工作分出去。
要学会适量地放手,而不是什么都不做。
“不霸着来做”,与“不闻不问”之间的界线是很模糊的。
要学会拿捏,否则就变成了不负责任了。

说说情人节

每逢情人节,周遭一定充斥着某些话题:
浪漫、烛光晚餐、礼物、求婚、鲜花……

但是,又有一些有趣,但是令人伤感的话题:
情人节当天提出分手、刚失恋、伴侣不满意情人节礼物、情人在情人节当天发现情人有另外的情人……

而新闻,一定会报道:
某宗教反对庆祝情人节、某团体抵制情人节活动……

其实也挺荒谬的。
设定某一天,特别为了情人而庆祝情人节已经是很荒谬的事。
想不到更荒谬的是,禁止他人庆祝情人节。
你庆祝,你就是有罪!
你买礼物送人,你就是魔鬼要做不法的勾当!
你的每一朵鲜花,都是犯罪证据。
你庆祝,你就是不道德!

荒谬,怪哉!

12.2.17

身边人

看到身边的人都在努力,你敢偷懒吗?
即使你敢,你好意思明目张胆去偷懒吗?

身边的影响力很重要。
他们是好是歹,对你的影响是无形,但显著的。
所以在年轻时,师长都劝我们谨慎择友。
虽然鄙下无意学坏,但一度因与一些不太正派的人交朋友,混得太近而引起某位中学老师关注,她语重心长地跟我说:“要远离损友啊!”

鄙下己经知道周遭的影响力是多么地强大了。
但鄙下开始顿悟,自己也是别人的身边人。
鄙下也应该做好自己,才算对得起身边人。

7.2.17

写作梦

曾经以为,自己可以靠画画为生。
后来,身边的人都画画“找不到吃”。

曾经梦想有一天,自己可以当一个派报员。
因为一边骑自行车,一边赚钱,应该是一件很不错的事儿。
后来,听别人说,派一份报纸都赚不到儿分钱,鄙下就不想干了。

曾经想过,想在霸级市场里当店员。
里面的店员可以踩滑轮工作(因为场地太大了)。
后来,自己玩过滑轮后,才发现那是累人的运动,所以也放弃了。

曾经想过,自己能靠写作赚钱。
坐在咖啡厅,一边用手提电脑打字,一边“叹”咖啡。
写出一部部惊天动地的作品。
结果,梦还是梦,但还是能挣几个钱。

今天领略:梦想不怕多,只要活着一天,就有可能圆梦。

1.2.17

两段的小六生

当年遇到小六生,鄙下与他们的年龄只差一圈。
在课堂里说的每一句话,像哥哥与弟妹说话。
想拉近关系,又怕太熟。
想保持距离,又怕太疏远。

战战兢兢,怕伤害他们,更怕自己的面子挂不上去。
偶尔老羞成怒,唯有两个两败俱伤。

现在遇到小六生,鄙下与他们的年龄又多了一圈(差不多了吧!)。
在课堂里,总是在说教。
总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即使开玩笑,也在控制的范围内。
距离感,无法预测,因为鄙下把自己放得太高了。

再多一个十年,又会是怎么样的光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