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17

文字中打滚

在文字中打滚,鄙下感到快乐。
鄙下有没有,用文字来传达快乐呢?
应该是有的,鄙下想。

偶尔,一两个简讯,鄙下能预见对方看到时的会心一笑。
偶尔,司仪稿中的一两句话,能够制造大会的高潮。
偶尔,脑子里出现的点子,就是文字的累积啊!

幻想过以文字来闯一番事业。
嗯,幻想。
鄙下不敢去想,就好好地过日子吧!

回来的两个年轻人

最近有两个年轻人回来探访。
一个已经18岁,一个则刚离开学校。

其中一个,时常在学校惹事,常给自己找麻烦。
另外一个,上课不是睡觉,就是被罚在门外做功课。

这次回来,
一个已经自行停学(他自己说是休学),去学厨。
一个跟了老大,加入帮派,参加了几次械斗。

应该感到唏嘘,还是庆幸他们会回来看我们?
听他们轻描淡写地描述着自己的“威水史”,心里在想:那场面不害怕吗?
看着前面一大群人拿着铁管,站在校门口等你,你不怕吗?
面对着老师跟你呛声,差点大打出手,那场面不火爆吗?

谢谢你们回来,让鄙下还看到你。
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该劝的,你一定都听过。

16.10.17

家母看鄙下买书回家

每一回买书回家,家母都颇有微词。
『买这些书做什么?』
『买这么多书,有时间读吗?』
『这么多书,要摆放在哪里哦?』
『咦,这本你不是买过了吗?为什么还买?』

嗯,这个习惯,鄙下相信她会持续下去。
鄙下也乐得去听她的每一句投诉。

以前,鄙下用她的钱去买。
现在,鄙下花自己的钱去买。

以前,鄙下说这些书有用。
现在,鄙下说这些书可以让我赚稿费。

以后,鄙下还是会买书。
以后,希望她还会继续念鄙下。

15.10.17

得与失,孰能定?

获得与失去,有时候根本无法用肉眼分辨得清。
对,它们就像细菌一样,肉眼无法看见。



今天,你在地上捡起了100元,你送到警局。
你失去了那白白得来的100元!
对,失去了!

我们来倒带!

今天,你在地上捡起了100元,你本来想把这钱送到警局。
但,你没有。
你左顾右盼,看四周没人,就把100元放入口袋中。
你得到了100元。
对,平白得到了100元。


清楚吧?
一个是得到,一个是失去。
让我们快转,把镜头带到几年后。



几年后,那个把钱交到警局的人去找工作。
凭着自己的学历和经验,他面试成功。
在公司里,他一路顺风,最后人生成功,幸福美满。

另外一个呢?

几年后,那个把钱放在口袋里的人也去找工作。
他找到了一份不太理想的工作。
庸庸碌碌地,过了一生。


好像没有关联,对不对?
那么我们再次倒带,带你去捡到钱过后的两个小时。



今天,你在地上捡起了100元,你送到警局。
你失去了那白白得来的100元!
对,失去了!
两个小时后,有个人匆匆忙忙地冲到警局,找到了100元,然后他匆匆忙忙地赶到机场,把原本欠了100元的全数100万,交给交易对象。
生意谈成了,公司如常营运,结果公司越来越好。
几年后,一个年轻人来面试。
凭着自己的学历和经验,他面试成功。
在公司里,他一路顺风,最后人生成功,幸福美满。成功录取。

另外一个

今天,你在地上捡起了100元,你本来想把这钱送到警局。
但,你没有。
你左顾右盼,看四周没人,就把100元放入口袋中。
你得到了100元。
对,平白得到了100元。
……



不需要鄙下多说,你肯定能把故事接下去,对不对?
事情真的如我们所愿吗?
鄙下不知,鄙下也无法告诉你(除非鄙下变成了预言家)。
鄙下也不是要说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的道理。
鄙下只是相信,你今天做的每一件好事,后来,都会发酵,都会变成你意想不到的好事。
而你,就是那好事的得益者。

14.10.17

等待的时候

等待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鄙下最爱等待,但是,不爱那种急迫的等待。
多两个小时后,鄙下才有事,鄙下可以慢慢地等。
这种等待,鄙下喜欢。

要把车子送修,要三个小时,鄙下没别的事,可以坐在那里慢慢等。
这种等待,鄙下喜欢。

这些等待,最好都有一本书。
这些等待,最好鄙下都带着需要写的稿。
如果这些等待,少了书、少了稿,
那么这种等待,是一种折磨!

训二子的话

你不在,乐队也继续练习,没有中断。
你不在,活动还是照常,没有拖延。

你是否存在,真的不是太重要。
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不愿意在呢?
它可能是恶性循环,也可能是你的态度使然。

但是,如果你要耍大牌,等等吧!
等哪一天,你爬上最高的位置……
等哪一天,团体没有你不行的时候,
你才耍大牌吧。

现在,你人也不是,鬼也不是。
现在,你既不是老鼠,也不是蝙蝠。
那你是什么?

9.10.17

时间点点人

有时候,时间点真的很作弄人。

你本来决定今晚对你的女友好一点,她却在下午就跟你提分手。
你已经在飞往外国,给国外的亲人一个惊喜,怎知道他们整家人那么巧就出门了。

就差那一天,你们擦身而过。
就差那么一分钟,你们就无缘无份。

时间点,就是这么作弄人。

1.10.17

真实的数据

当每个人都在做假账,好像一切都可以合理化。

当上头要求报告真实的数据,手下自然要交上真实的。
但,上头不满意真实的数据,手下自然要交上可以过关的。
上头要很多优等,那么底下的人就制造许多的“优等”。
上头要降低数据,那么底下的人就会减少不必要的数字。

让所有人都事先拥有试卷题目,那么得到“优等”就不难了。
让所有报案的人都以别的字眼取代,那么数据就可以下降了。(本来是偷窃案也能改成粗心遗失)

所有人都这样做,你会不会跟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