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18

另一半

鄙下给小鬼制作滴水钟。
他们割开宝特瓶,然后继续一大堆的步骤(其实只有一两个,但是对小鬼来说,制作滴水钟,就好像制作火箭那么复杂)。

有个小鬼割开了宝特瓶,然后又走开了,去八卦朋友的作品。
然后,她又跑回来,发现她的其中一边的宝特瓶不见了。
她大喊:『我的另一半呢?』

鄙下听了,不禁失笑。
故意逗她:「你的另一半?」
身边的朋友都知道笑点在哪里,聪明的小鬼当然也懂。
但是她仍然在高呼:『我的另一半,你在哪里?另一半,你在哪里?』

她喊得不亦乐乎,你笑她,她根本不在乎!

小羊长大了

早些日子,重新遇上小羊。
这一次,有比较长,比较完整的时间,可以和她谈谈。

谈话中,知道她又长大了。
心智更为成熟,懂得思考,懂得发问。
可能是自己多心,鄙下还能听出一丝丝懂得后悔的感觉。

她会思考,并想要更好,更进步。
她会发问,因为遇到困难,遇到瓶颈,是要找办法解决,而不是逃避。

原来从不懂事,到懂事,需要那么漫长的时间。
回想起当初,原来已经过了10年(参阅小羊简讯)。

10年前的那一张贴子,鄙下留了这么一句话:
鄙下在想,10年后或20年后。
小羊将会怎么样,她是否也会嘲笑今日的无知呢?

想不到,就这样,过了10年。

大逆不道

『人都已经死了,还要劏她?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我就做不出来咯!』
一个男孩,在拒绝捐赠奶奶身体器官时,说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让鄙下有很强烈的感觉。
主要分为两方面:理性和感性。

理性:
当一个人死了,身躯就只是一个空壳。
他不能动,不能思考,不能继续生活。
但是,外头有人需要这些器官继续生活,思考,动……
死去的人,还能继续帮助活着的人。
那不是帮死者积福吗?(鄙下承认,这个疑问句一点都不理性)

感性:
一个养你育你骂你劝你陪你的老人家,不幸去世了。
生前,他没有过好日子。
死后,身为子孙的我们还想肢解他,拔他的皮,取他五脏六腑,让他死不得安宁。
死无全尸,在阴间的日子要怎么过?
没了眼睛,要怎么看路?没了心脏,在阴间岂不是被欺负?
死,也要留全尸,不该在他的身上动刀!

这男孩,是无知,还是孝顺?
鄙下,是懂得很多,还是冷血无情?

10.7.18

爱呀唉呀

被期待
被弹劾
被伤害
被崇拜

爱爱爱
唉唉唉
有何乐
该何哀

好久不见,一切没变

好久不见的友人突然邀约。
鄙下心中早就有底,但是又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晚上准时赴会,他来得也不晚。
噢,带了个女友(对,只带一个)到场。

一开始噼哩叭啦地互相交换近况,缅怀了旧时的种种美好,互相挖苦岁月不饶人的痕迹。
鄙下还大放厥词,说了许多大道理(现在回想起,有点愚蠢)。

很高兴,你终于戒烟了,谢谢你的小女友。
很高兴,你仍然过得好好的。
很高兴,你到最后才推销你原本就想推销的东西。

嘿,我们还会见面吗?
当然,鄙下可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但是,你也知道,鄙下的颈,挺硬的。

一日五餐写意写意

你不习惯朝廷的松散制度,以及匪夷所思的专制,难怪你会那么气愤。

一天的课程下来,嘴巴用来吃东西的时间占据了一半。
先签名,证明你来了,然后早餐。
坐在会场里,等等等,嘉宾好不容易姗姗来迟。
听过了伟人伟论,就是早茶时间。

好了,终于开始入正题了吧?
主讲题目为《提升个人修养》,但是主讲人其实并没太多的修养。
独特的观点(只看你的裙子是否过膝)和高尚的道德观(男生女生必须授受不亲,做两隔壁都不行)。

哦,午餐了!
昏昏欲睡的下午,不知怎么度过,就到下午茶了。
然后为了方便大家,不要困在车龙中,原本下午5时才结束,归心似箭的听众早在4时15分(下午茶还没消化)就已经在回家途中。

鄙下过了好几年这样的生活。
鄙下还没没有拨乱反正的功力,所以练就了一身“忍辱负重”的功夫。
上这等课,就是杀书的好机会。

5.7.18

7月2日

嫲,愿您走好。
您的前半生,劳累了。
您的后半生,闷坏了。

您的命,无缘当娘。
然而,却儿孙满堂。

您的背,背着孙子。
孙子大了,也开始背着您的曾孙了。

您,好走。

30.6.18

唉,顽石!

『为什么他整天吃喝玩乐,都不练功?』
『怎么一到练功时间,他就不舒服?』
『他肯定是偷懒!』
『他这人真不长进,整天顾着玩。』

看到人不长进,心里即使有不满,也无补于事。
你多么惋惜、心疼、无可奈何、哭爹喊娘……
顽石不动,就是不动。

你与一块顽石生气,不是很不值得吗?
你不想想,在他眼中,你不也是一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