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17

家乡在哪里?

自己属于哪里?
鄙下有点儿混淆。

要怎么划分自己的定位呢?
家乡?
哪里才算是家乡?
母团?
哪个才算是母团?
母校?
哪个才真正是母校?

很多人都说自己毕业于哪所小学,那所就是母校。
嗯,幼儿园呢?
中学算什么?后母校?
大学算什么?继母校?
学院算什么?保姆校?

鄙下觉得,在哪里最自在,那里就是家乡,就是母团,就是母校。
感觉忘恩负义,感觉欺师灭祖……
但,头顶着同一轮明月,吸着几千亿年不停在循环的氧气,就在这么短暂的岁月里,真的需要分得那么清楚,那么计较吗?

23.3.17

嘴巴说的事……

用嘴巴说的事,
总是可以讲得堂而皇之,
总是可以讲得头头是道,
总是可以讲得龙飞凤舞,
总是可以讲得天花乱坠,
总是可以讲得不负责任……

但,真正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鄙下发现最近自己有这个毛病(应该是存在已久,只是最近才发现)。
做了某件事,明明是无意的,明明是潜意识要鄙下干的……
但一旦有人问起,鄙下会搬出很多道理,套在鄙下的行为上。

「这样做是有根据的,XXX曾经说过,孩子在这个时候就如出炉铁,不打不行!」
「这样做不是放任,而是让孩子有发挥的空间。虽然他所做的不是问题的要求,但是我们可以试着让孩子喜欢这份功课,从而慢慢地让孩子回到正轨!」
「我们要举办这个活动,主要是要孩子们更能领悟道理。」

什么理论、什么大道理、什么孔孟老庄……
能够搬出来的,全都请出来为自己的行为背书。
但是,鄙下真的这么想吗?
鄙下这么做,真的有依据吗?

其实,都是随心啊!

20.3.17

当你遇到困难

身材瘦小的,被派到劳力组,受苦啊!
四肢发达的,被派到文书部,受苦啊!
目不识丁的,被派到送信组,受罪啊!
讨厌炎热的,被派到耕作部,受罪啊!

我们依据自己的能力和喜好,挑选自己喜欢的工作(或者选择不工作)。
但世事难料,你永远无法知道你会面对什么挑战和命运。
世事永远无法尽如人意,
你想要的,未必能得到;
你不想要的,偏偏让你碰上。

天意如此,怎么办?
天命如此,怎么躲?

山不转,路转。
路不转,人转。
当你改变不到它,就顺着它吧!
瓜藤改变不了石壁,就顺着它生长吧!
水流改变不了巨石,就往别的地方流去吧!

做事,在银行办事

做一件事情,就是在银行办事。
做了好的事,就是存款。
做了坏的事,就是背债。

好的事,会积累利息。
坏的事,也会。
好事会发酵,然后感染其他,会开出美丽的花,引来蜜蜂蝴蝶。
坏事会发臭,然后臭味四溢,会腐朽腐烂腐臭,引来害虫恶党。

做了一件事情,是好是坏,我们不知。
但随后我们自然会尝到果实的味道,它是甜的,还是苦的?

19.3.17

与人合作

可以和不同的人合作,那感觉真好!
你会遇上不一样的人!

有帮助你的,
有扯你后腿的,
有帮大忙的,
有帮小忙的,
有折磨你的,
有考验你的,
有质疑你的,
有信任你的,
有帮倒忙的,
有事不关己的……

当下可能很气,可能很窝心。
但是回想起来,一定是有趣的。

6.3.17

害怕别人不认同

你认为对的事,别人未必这样想。
你觉得不错的事,别人可能不这么想。
你坚持要做的狮,别人未必会认同。

你应该哭吗?
你应该气馁吗?
你应该放弃吗?

别人不认同,你就觉得自己是异类?
自己否定自己?

昨天有人问鄙下这个问题。
有些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做,因为可能得不到别人的认同。

鄙下没有经过大脑,就说:
「肯定不会每个人都认同自己。
这不能怪别人,因为我也不认同他的,所以很公平。」

就是因为你先觉得别人那一套不够好,你才想做出改变啊!
如果你因为跟别人不一样,而放弃改变,那就认命吧!
鄙下还说了一句:
「害怕与人不一样,就唯有甘于与他人一样。」

真奇怪,怎么自己会说出这些话来!

循环

今天,你把眼前的百年老树砍了。
今日,你把万倾的草原全烧精光。

你独自窃笑,你仰天大笑。
你见钱眼开,你目光如豆。

你,有老去的一天。
这地方,有没落的一日。

待你老去,归土了,你自然就会成为那棵树的养分。
但,那树应该不会窃喜,因为这是循环。

3月4日

景致怡人心难醉,
云过无痕寻无踪。
报喜临门面面欢,
到齐共聚心畅快。